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慕残交友聊天

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白菜送彩金网站大全: 截肢 轮椅 儿麻 文章
查看: 1943|回复: 7

求文 海军飞行员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1-8 01:05: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慕残视频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各类残疾人视频天天更新

主要视频:截肢类型,儿麻类型,轮椅类型

慕残视频网:www.mucanshipin.com

rtrtrtrtrt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 TA的每日心情
    可爱
    6 天前
  • 发表于 2017-11-8 17:39: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同        求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7-10-19 12:01
  • 发表于 2017-11-9 11: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求 期待大神们回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萌哒
    2017-11-15 00:32
  • 发表于 2017-11-9 12:52: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讲啥的?看起来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1-22 12:46
  • 发表于 2017-11-10 00: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相逢
    周六,百无聊赖的我,半靠在星海广场边的长椅上,手里拿着本航空杂志,漫不经心的看着,消磨着时光。
    我叫赵刚,小时候因为地震父母双亡,在福利院里长大。高中阶段,在福利院和社会各界的帮助下,我考取了海军飞行学院,毕业以后到海航某主力航空团服役,飞的歼11。后来由于工作的整体调整,转入某秘密训练基地实训舰载战斗机。这个工作补贴比较可观,但风险非常大,保密性也强,一年到头基本都耗在基地里了。也正因为这样,我的个人的生活却被耽误了。
    今年我已经31岁了,已经是海军航空兵的少校飞行军官了,但是却始终没有找到生活的另一半。基地首长和政委都为我想了不少办法,这次休假给我下“命令”,让我“勾”个姑娘回来,甚至老政委都把远房的外甥女介绍给我,但是现在年轻的女孩子对我们这个工作的理解太有限了。
           象我,论学识收入都不错,论长相,也是1米78的个子,身强体壮的,不能说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话,也是对得起观众的。可是休假1个多月,会面了几乎一个“加强排”的女孩子,可是都没有对上,她们基本都想让我离开海军,到航空公司工作,随便可以挣个百八十万的,可我始终不愿意离开我热爱的这个工作。
            已经剩下不到半个月的假期了,我失望了。让我离开飞行,离开我的歼击机,我是真不舍得,可是现代的女孩们还是讲求实惠的,看样子只能继续拖下去了。我现在更多的是期望早点回到部队,因为我知道有重要任务了,或许就是我们期待的那个,上真的“尼特卡”上练练了。
            秋日的阳光不是那么刺眼,而气温也正好,是个美丽迷人的季节,也是这个北方的海滨城市最灿烂的日子,而我还是一个人,孤单的坐在长椅上,时而看看来来往往的人,匆匆的,时而盯两眼杂志,享受着,消磨着。
    这个时候,听见一阵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我忍不住慢慢抬头看去。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长靴,8分的后跟敲打着广场的砖面,靴筒裹着纤细的小腿,到膝盖下面,黑色的加厚丝袜,黑色的短裙到膝盖上7公分的样子,显得腿特别的修长美丽。再往上是短款的白色羽绒坎肩,下摆及腰,披肩的直黑长发,俊秀小巧的面庞,正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孩,而装束和打扮黑配白,也是我喜欢的。
            她从我面前大约5米的地方走过,看到长椅的时候,还默然的看了我一眼,我的心被她一看,居然嘭嘭的加速跳起来。
    看着她走过,我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跟了上去,就在她后面4,5米远的地方不紧不慢的走着。
           她两条细长的腿一前一后的摇曳着,但臀部和腰肢却并没有象一些女孩一样,因为穿上高跟鞋走路,就扭来扭去的,仍然保持着正挺的姿态,显得庄重而挺拔。其实她的身高应该并不高,大概也就1米62的样子,但是因为高跟鞋和挺拔的身姿,显得身材比实际要修长的多。她左肩上挎了一个女孩的白色小挎包,左手还提了一个漫画的纸袋子,应该是装了件衣服,随着她的步子一甩一甩的。
            我在后面跟着她,而她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她的漂亮的长靴和美妙修长的双腿在我眼前晃动着。突然她停下脚步,而我一时没有反映过来,差点儿撞上她。抬头看她时,触到她的目光,或许她发现我在盯着她的腿看,有些怒色,我的脸一下就红了,赶忙低头躲开。
            她并没有说什么,继续向前走了,而且似乎步伐加快了。她转弯进了商场的大门,而我紧跟两步赶上去。
    2 相识
        一拐弯,差点儿跟她撞了个满怀,原来她发现我了,并且在这儿等我呢。
        “干什么,你呢!”
        “没干什么,我,我,我,不是坏人……”我好像一个做坏事的小孩,被大人发现一样,有些结巴了。
        “哼!坏人头上又没有写字!”
        “我,我,我头上没有写字。”我一紧张,居然被她绕进去了。
        听了我的答话,她却突然笑了。
        不知道怎么想的,我一把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军官证,“我真的不是坏人。”
        她扫了一眼我的证件,仍然盯着我的眼睛,“为什么跟着我?”
        她清澈透亮的大眼睛盯着我,似乎我只有实话实说,“你很漂亮,不由,不由自主就跟过来了……”
        她似乎倒有些喜色,又扫了一眼我的证件,“还是个海军?”
        “噢,……。我不是坏人,对不起,冒犯你了。”我似乎这才恢复了一些理智。
        她似乎笑了笑,“真不是坏人吗?”
        “不是不是。”我连忙否认。
        “那你杀过人,放过火吗?”
        我笑了笑,“没有,这倒真没有。”
        “那似乎不是个坏人了。”她笑了,笑得很好看。
        看样子她知道我不会对她怎么样,而我呢,也知道她也不会对我怎么样,刚才我还真担心她大声叫嚷,引来围观,弄不好还要到警察叔叔那里去解释解释了。
        我又说了声对不起,正想转身离开,她把左手的手提袋扔给我,“累死了,帮我提着吧,省的没有事干。”然后转身走了,而我莫明其妙的接过袋子,愣了一下,然后跟了上去,她的手提袋还不轻快。
        就这样我居然陪她逛起街来,看完一楼的化妆品,到二楼看服装,又到三楼看鞋子。而我们却并没有说什么话,刚开始我只是默默的跟着她,后来也稍微大胆一些对她看的或者试穿的衣服指指点点,有时候我说穿这件漂亮的时候,她也乐滋滋的,连商场的售货员都说,看你男朋友都说好了,说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
        说实话我觉得象她这样身材偏瘦小的女孩应该穿一些紧身短款的衣服,能够修饰的挺拔一些,或许我的审美观也是如此的。不过尽管她试了不少衣服,但却都没有买,我发现,她看的衣服似乎都是商场里相对比较便宜的品牌。
        走出商场的时候,太阳有些刺眼,这时候感觉肚子里居然也敲鼓了,一看表,居然快1点了。正好走到一家好像是餐厅的门口,我开口说:“我请你吃饭吧。”
        她停下步子,歪着头看了我一眼,“我们好像还不认识呢。”
        “啊,哦,”我好像刚刚想过来,“我叫赵刚。请问美女?”
        她又嫣然一笑,“我叫章小楠。”她看了看那家门庭,接着说:“我来请吧,谢谢你帮我提袋子。”
        “不,还是我来吧,我乐意效劳。”在她面前我好像有点儿油腔滑调的。
    相知

        这是一家日本料理餐馆,名字叫花梨。进门的时候两个迎宾小姐穿着日式的和服,鞠躬喊道:“以拉下以以麻塞__……”然后其中一个引导我们向里面走去。

      这应该是日式的布局,基本都是木制结构的小隔扇,就象电影里看到的一样。我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四处望了望,但也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当我看见她时,她也在好奇的四处打量,当我们四目相碰时,都笑了笑。

        服务员推开一扇隔扇门,里面是大约一尺高的木台子,应该叫榻榻米了,上面摆着矮桌。看到榻榻米下面有个垫子,上面还摆放着拖鞋,看样子应该是在此脱鞋了。

        我脱下皮鞋,然后象日本人一样跪坐在了榻榻米上。回头看时,小楠正在脱她的长靴。在小腿内侧拉开拉链,往下顺了一下靴筒,然后抓住靴子的后帮和后跟处,使劲向下一拽,脱下了靴子。她穿的是加厚的黑色长袜(或许是裤袜),修饰的小腿纤细而修长,女孩子的腿就是漂亮,小腿长显得身体比例更加协调优美,而黑色更显得优雅。

        我正认真看着,她已经开始脱另一只靴子了,抬头看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盯着她看,不禁脸红了,而我的脸也有些发烧,赶忙转过头去。

        这时候,服务员递上了菜单。而她也坐到了榻榻米上。我把菜单递给她,她摆摆手:“我第一次来这里呢,不知道怎么点呢。”“得,我也是第一次。”服务员小姐听见我们得对话,笑了笑,给我们推荐了几个,然后我看了看她,她点点头,服务员拿着菜单出去了。

        我们俩默默的坐了一会儿,我感觉日本人这种跪坐的方式真是受罪,不一会儿腿就开始发麻了,膝盖蹦的生疼,忍不住挪了两下。

    就在此时,我看见她也在动,我们相视一笑。“这样坐挺难受的。”
    “嗯,是挺难受。”她点点头。
    “看样子吃日本饭就是遭罪啊。”我开始开玩笑了。
    然后我换了个中式的别腿坐法,好像舒服了一点儿。不过她可能因为穿了紧身的短裙,没有办法这样坐着。

    服务员送茶水进来,她把小茶壶和茶杯放到了桌上。我开口问了一下:“小妹,有没有什么小凳子之类的,这样坐着太累了。”

    服务员笑笑,“这个小矮桌下面的木板是可以移开的,可以放脚的。先生可以请您帮一下忙吗?”我帮她移开矮桌,然后她拆下了矮桌下的两块木板,露出下面的洞,又把矮桌移回来,坐在矮桌边,把腿放到矮桌下的洞里,果然舒服多了。

    随后我们的话匣子慢慢的打开了。我给她讲我飞行的故事和见闻,讲明快的,蔚蓝的蓝天,自由的飞翔;讲惊险的,如何战天气,如何斗故障;讲枯燥的,如何在基地这一方天地度过一年一月。她听得津津有味。

    而她也告诉我她在一家公司担任文员,生活简单而乏味,而她自己也属于比较矜持和保守的女孩子,并没有什么太多的社会交往。

    不过我们居然有很多共同的爱好,喜欢安静,喜欢看书,都喜欢红色和黑色,口味也比较类似,我就奇怪为什么原先没有遇到她呢?
    相恋


    吃完这顿饭的时候都已经下午四点多了。而我也没有什么谈恋爱的经验,也不知道该去干什么。走出花梨的时候,看到对面的电影城的海报,正在放映《钢铁侠3》,于是便邀请她去看电影,她欣然答应了。


    坐在电影院里,肩并肩,吃着一个盒子里的爆米花,俨然就是一对小情侣了。或许她也是这么想的。


    电影结束以后,天已经黑了下来。我们坐在广场边上的长椅上继续谈论着电影的情节。我去买了个肯德基套餐,实际上一直没有饥饿的感觉,因为一直在吃东西,只是有些恋恋不舍,希望能够留住这个美好的一天。


    最后,小楠说要回家了,我当然是一定要送她回家的。在她家门口,我们分手了,但我却激情万丈,因为我们定下了第二天的约会。


    第二天九点,我就等在了她家楼下,给她打了电话,她说马上下来。女孩子的“马上”也是价值20分钟的。她换了件红色的小罩衫,显得皮肤更加白嫩细致,下面是灰色的格子裙,紫色的裤袜,换了双深棕色的高跟皮靴,靴筒长及小腿中段,显得异常的秀美和清爽。


    我们去了公园和游乐场,玩得十分开心,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转过天来,她上班了,而我则到她的单位门口去接她,时不时还发个短信给她,就是热恋中的小情侣样子了。我接她的时候,她刚下班,穿了一身可体的黑色套装,下面是黑色的丝袜和长筒靴,还是那么挺拔漂亮,身段也很优雅。我盯着她的腿看了好半天。


    “讨厌!”她看见我的样子,娇嗔着。其实她也知道我就是被她的长腿和长靴所吸引的。


    而我幽幽的说:“小楠,你可真漂亮!真的。我喜欢。”


    然后我正色道:“我又发现我们的一个共同点。”


    她很疑惑的看着我,我继续说:“你喜欢穿长靴,而我呢,则喜欢看,喜欢你打扮成这样。”而她则跑上来给了我一拳,就这样我们成了情侣。


    幸福的日子很快,半月过去了,而我第二天就要回基地了。我们吃了晚饭,我送她回家。坐在家里的客厅沙发上,我们四目相对,将来就要过半年思念的日子了。


    她穿长靴的腿优雅的搭在一起,左腿随着一上一下的摇摆着,而我的心也在摇曳着。我终于伸手,慢慢的触摸到她的膝盖,这是我第一次触摸她的腿,而她似乎并没有拒绝。丝袜的感觉滑滑的,里面的皮肤应该也是这样的吧,我缓缓的移到她的靴筒的上面,轻轻抚摸揉搓着,感觉自己的体温逐渐上升了,嘴也贴到她的嘴上,深情的亲吻起来。


    但是我们都在抑制着自己的那个最原始的激情和感觉,因为我不想让她以为我是一个没有教养、见异思迁的人,而她始终也是一个矜持自由的女孩,并且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真正确定。


    离开的时候,我望着泪眼朦惺的她,“我会给你写信,打电话的。等我回来!”当我转身要走的时候,我深吸了一口气,“小楠,我爱你!”她的眼泪掉了下来。“你别忘了我……”
    相思

    我搭车返回了基地。我没有让她来送我,我担心我们都承受不起。很快我们就接到出发的任务,驾驶着没有伪装色的黄飞机,转场海滨某机场,然后登上了我们期盼已久的辽宁号。

    出发了,海水逐渐由黄转绿,变成蓝色,最后是深蓝色。由于任务涉及军事机密,登舰以后手机信号和外网都屏蔽了,我们就几乎失去了对外联络。而我则把对她的思念写在信里,留在日记里,也留在了心底,然后用激情忘我的工作来充实自己。工作是紧张而繁忙的,不仅仅是起飞降落那么简单,我们要验证飞机与航母的搭配,要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和“机场”上验证运行,操作路线,从出库,加油,挂弹,到起飞等待,加油门松刹车等等细节,都几乎要从零开始。政委拍着我的肩膀告诉我说,每个勇敢的海军都要经历这一关的,似乎也包括思念。

    中间在温州外海停KAO补给的时候,我没有获得登岸资格,只能委托登岸的战友给她寄了几封信,然后还让战友在温州皮革城帮着买了双打折的高跟过膝长靴,深棕色漂亮柔软带有流苏的靴筒,9分的细跟,花了我2000多元呢,我想她会喜欢的。

    没有小楠陪伴的日子居然是如此的空虚,不知道在没有我的日子里她会不会象我一样想她?

    快半年了,完成了跨海的集训,随着编队的返航,离母港越来越近,而我则是归心似箭,恨不能一步跨过大海,回到她的身边。

    直到编队KAO了岸解除戒备,我收到了她的短信,告诉我说她已经收到了我的信息,知道我回来了。我立即打电话过去,终于接通了。

    听筒那边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遥远,或许她说话声音比较小。我的万般思念只是化作了一句话“我回来了,我想见你。”我甚至都来不及去责怪她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不给我发短信留言,不给我写信,就是想尽快的见到她。

    她只是淡淡的说,好的,没有惊喜,没有激动,倒好像有些莫明其妙的忧伤成分。我并不在意她对我的态度,约定好第二天在初识的那家花梨餐厅碰面。

    放下电话的时候,我的心终于有些按耐不住了,满眼都是她的影子,想象着明天我们见面时的情景:或许我把她紧紧搂在怀里,或许我们会欢蹦乱跳,大声的叫嚷,让思念一扫而光……

    第二天,我提早下舰,这可是我向舰长和政委特别申请的,因为我想直接到她的家里接她一起去。当我提着她的礼物,一个装着长靴的盒子走到她家门口的时候,却吃了闭门羹。一打电话才知道,她居然已经出发了,这个时候居然快到了,比我还早。
    重逢


    我赶忙到花梨餐厅,告诉门口的迎宾小姐是不是有位姓章的小姐在等我。那个个头高挑的女孩子耐人寻味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引导我向里面走去。
    拉开包间隔扇门的时候,我看见了她。她正坐在榻榻米上的矮桌前,轻轻摆弄着盛放牙签的小玩偶。半年不见,她还是那么漂亮,但脸色有些发白,略显憔悴,而目光有些发潮,却又犹疑不定,有些黯然。


    看见我来了,她并没有起身迎接,没有我想象中的拥抱和欢笑,只是欠欠身子,淡淡的说“来了。”


    我的热情有点儿被浇了些冷水的样子,把送给她的礼物递给她,但是她却没有接,而是让我先坐下。说实话,我更想让她先看看我准备送给她的靴子,想让她穿上,一起去出去走走,于是我伸手拉她,说“我们还是出去走走吧。”


    她没有动,只是盯着我的眼睛,伸手在她旁边拍了拍,示意我坐下。于是我放下礼盒,走到她的左手边,慢慢坐下,就在我坐下的时候,我发现她居然跪坐在榻榻米上,两条长腿压在身子下面。


    “你不是不喜欢这样坐吗?多累啊。”我说道。


    她没有回答,等我坐好以后,她抓起我的右手,轻轻的放到了她靠近我这一侧的左腿的膝盖上,然后缓缓的说“等一会儿再出去吧,我有话说。”


    我有些迷惑了,她到底怎么了,既不是想把我拒之门外,但也不是想热烈的投入我的怀抱,于是便盯着她,听她讲下去。


    “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已经不是半年前你遇到的那个女孩了。”


    我脑袋一蒙,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发生了什么变化?结婚了?不象啊。我的脑子紧张的转着,却没有什么头绪。于是点点头,继续听着。


    “我不是原先那个女孩了。就在你走后的第三天,我被公司派到火车站去接一个客户,我们这里是终点站,那天接站的人很多。”


    我继续听着。


    “火车进站的时候,我站在前面安全区的,不知道怎么搞的,人群突然一挤,我没有站稳,从站台上掉了下去。”


    我愣住了。


    “一点儿防备都没有,当时火车轮子就从我的腿上轧过去了……”


    我这个时候的脑子里更糊涂了,那她的腿?


    我也低下头,我们俩的目光都落到了她的腿上。她穿的是一条黑色的短裙,长短应该跟我第一次看见她时穿的那条类似,应该是在膝盖上面的裙摆啊,但是却并没有露出大腿或者膝盖,我突然明白过来,她的大腿不应该这样短的。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手放的地方似乎并不是她的膝盖,难道是?我的手象触电一样,下意识的缩了一下。


    “车轮是从我的膝盖上面一点儿轧过去的,我还记得他们把我从站台下面抱出来,又把我的……”,她哽咽了一下,“又把我的两条断腿从下面拎上来,就摆在我的旁边,然后就晕过去了。”


    她慢慢的掀起了短裙的下沿,“等我在医院里醒过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我的腿……没有了……”她低下头,泪水轻轻的滴落在裙子上。


    顺着她的目光,我看见掀起的短裙下沿下面是两条裹着黑色丝袜的大腿残肢,由于没有了小腿的比较和支撑,显得越发瘦弱细长,截肢端面大约在原先的膝盖上方10公分,残端的丝袜系了两个小阄阄,隐隐还能看到截肢的疤痕,刚才我的手应该是放到了她的这个残肢上面了,而此刻我的手举在半空中,收回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榻榻米的下面并没有摆放她喜欢穿的长靴,而隔间的角落里还停放着一辆轻便的轮椅。
    震惊


    我先是愣了一会儿,半年前我跟踪着的有一双细长的美腿,喜欢穿丝袜长靴的漂亮的女孩子,就坐在我的面前,但是她引以为傲的修长的双腿已经不见了,而她居然还是那么楚楚动人,短裙下的两条大腿残肢紧裹着丝袜,让人不免产生怜悯恻隐之心,又是那么的诱人,让人浮想联翩,很想伸手去抚摸揉搓一下。


    一股奇特的暖流从我的心田上升到了我的脑门,我左手拿起桌上的餐巾纸,然后右手先拍了拍她的背,然后扶住她的脸,给她轻轻的擦去泪水。
    “还有我,我在这里。”我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道。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把头埋到了我的怀里,继续抽泣着,而我的眼睛居然也潮湿了,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只是用手不停的轻轻的拍她的背。


    过了许久,她突然抬起头,说:“我想回去了。”


    我叫服务员进来埋单,然后另外一个女孩也走进来,把轮椅从角落里推过来,KAO着榻榻米,而她用双手撑着身子,在榻榻米上挪了两步,到边沿上,伸手拽了一下轮椅的刹车,然后左手撑住轮椅的座面,右手撑住榻榻米的床面,把身子支起来,轻盈的甩到了轮椅的座面上,大腿残端上的两个黑丝袜的小阄阄时隐时现。


    她先是侧身坐在轮椅上,两条残腿顶在了轮椅左侧扶手的前端上,等到坐稳了,她的右手才从榻榻米上移到轮椅右侧的扶手上,左手则撑住左侧的扶手,两条残腿也来回挪动,把身体摆正。这个时候,她的短裙移动了位置,裙摆向上搓动了不少,两条残腿都露在了外面,残端几乎和轮椅的座面是平齐的。她伸手把裙摆从腿下面抽了出来,往下揪了揪,又把它们盖住了。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甚至可以说在欣赏般的看着,甚至都忘了应该去帮忙的。我只是感觉刚才的那股暖流几乎游遍了我的全身,令我有些热血沸腾,有些难以抑制的激动。


    我觉得她很漂亮,似乎比原先更漂亮更迷人了。一时间我想起了美丽的雕塑维纳斯,尽管断去了双臂,但却显得更加迷人和深不可测。


    等到服务员小姐想要推她的时候,我才想起我应该去帮忙的。推着她穿过大厅,似乎所有的人都在盯着我们看,一个身着笔挺的海军制服、高大俊秀的小伙子,推着一个轮椅,而轮椅上坐着一个漂亮可人的女孩,可惜的是这个女孩子没有腿。


    我帮她坐进出租车,又协同司机把轮椅和我送给她的礼盒放到了后背箱里,然后坐在了副驾驶座上。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静悄悄的,只有司机时不时在反光镜里看她一眼,露出惋惜的样子。


    到她家的时候,我把轮椅拿到一边,想伸手抱她出来,但她拒绝了。我把轮椅顶在车门口,看着她优雅的把自己无腿的身子移到后座的边缘,然后撑起来放到轮椅上,我的心在嘭嘭的跳,总想抱住她,亲吻她。
    激情


    “谢谢你送我回来,你,你可以走了。”我推她到家门口的时候,她突然要求停住,转头对我说。


    “不,小楠,我不走。我不会走的。”我用坚定的眼神望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里似乎有了些暖意,也有了些兴奋。


    她打开门,我推她进了房间。


    房间里的摆设基本和原先没有什么差别,还是干干净净比较整洁。


    我回身把门关上,她则摇着轮椅“走”到客厅的沙发前,然后理了理头发,把自己摆渡到了沙发上。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喜欢看她用手支撑自己的身子挪动的样子。


    她坐在沙发上,我突然想起上次她这样坐的情景,两条长腿交叉着,既庄重又诱人,可是现在,她的短裙裙摆下沿空空的搭在残端上,里面的黑丝袜时隐时现,半截残断的大腿显得沙发的座面空荡荡的。


    “你还是走吧,我能照顾自己的。”她盯着我的眼睛,里面充满的却是渴望。


    我没有再回答她,而是慢慢走到沙发前,缓缓的坐在了她的身边,用手托起她的下巴,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静静的说:“我不走。我爱你。”


    她的眼里已经迸出了泪花,但是双手想使劲把我推开,嘴里说着不行。而我则伸手把她搂过来,用嘴亲吻她的眼睛,吻去她的泪水,有点儿发苦的苦涩的泪水,慢慢的向下移动。而她的手也不再向外推我,而是滑到我的后背上开始使劲搂我,嘴也慢慢的KAO了上来,我们离别半年后又深深的拥吻在一起了。


    我的手慢慢的滑动,掠过她光滑细长的脖颈,消瘦的肩膀,纤细的柳腰,滑落到她的臀部,从大腿根向下慢慢滑去。她似乎感觉到我的手滑动的方向,正要阻止的时候,我的手已经再次放到了她的大腿残端上,这次应该是我故意放上去的了。


    那个部位比正常的大腿略细一些,但却更加柔软,当我的手在丝袜上慢慢滑过的时候,还能感觉到前端上的疤痕,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有了触电的感觉,激的我背部挺直,而下身也开始鼓涨起来,不停的烦躁的跳动着。


    她肯定是也感觉到了我的躁动,因为她的呼吸也逐渐粗重起来,手也慢慢向下摸去……我忍不住了,手伸到她短裙的里面,开始从她的大腿残端向上滑动,滑动……


    我抱起她,她真的很轻,走进了卧室,放到床上,然后扑倒在她的身上……


    我们俩都是笨手笨脚的。这真是我的第一次……


    当我准备穿衣服的时候,我发现小DD上居然血色,难道受伤了?而仔细一看床单上居然有一块血迹,被淡黄色的床单映衬的非常鲜艳。她受伤了吗,难道她的腿还有伤口?不对!难道是她也是?我愣愣的了。


    她用被单遮盖着残缺的身体,轻轻的说“你可以走了。”我没有说话,只是走到客厅里,把轮椅推到了床前,然后退了出来,顺手带上了门。
    结婚
    我没有走,我不能离开,也不会离开。


    我坐在沙发上,悄悄打开了电视,声音调到最小,看着看着,居然眼皮打架,迷糊了。许久我似乎听见卧室门打开的声音,睁开了眼睛。


    小楠正坐着轮椅从卧室摇出来,两条断腿裸露在轮椅座的边缘上。看到我仍然在,有些吃惊,下意识的用双手掩盖了一下,眼圈一红,居然又掉下泪来。我走过去,轻轻跪倒在她的轮椅前面,捉住了她的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断腿,慢慢地说:“我不会走了,我要负责的!”她还想挣脱我的手,我接着说:“嫁给我吧,我爱你!”她紧紧咬着嘴唇,好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我看了看她,是那般的娇小和无助,一把便把她拥入了我的怀里。她终于忍不住了,倒在我的怀里大哭起来,泪水倾泻,甚至打湿了我的后背衣裳。我想这应该是幸福的泪水吧。


    半年以后,正是我们相识一周年的日子里,我们结婚了。婚礼在基地军官餐厅里举行。由于我是孤儿,老政委和福利院的郑妈妈担当了男方家长的重任,而基地司令亲祝贺词,原先福利院的贺院长做为证婚人也一同出席;小楠的父母也为自己的女儿找到真正的归宿而感到异常的感动,而小楠单位的领导也送上了一份大礼包。


    婚礼开始时,大门开启,小楠被她的父亲从屏风后推出,全场掌声雷动。她端坐在轮椅上,一身白色的短婚纱,勾勒得娇小而美丽。婚纱裙到膝盖,白色的纱边下伸出的是她新装的两条装饰型假腿,匀称而修长,黑色的丝袜搭配了枣红色的高跟长靴到小腿中段,那样得楚楚动人,如果不是知道,估计很多人会问新娘为什么要坐轮椅。而为新郎的我则一身笔挺崭新的海军制服,航母舰载机起降表彰的勋章在胸前闪闪发光。当她父亲把小楠的轮椅交到我手中的时候,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狠狠的摇了两下,泪眼中闪烁着信任的光芒。


    一拜天地,再拜父母,夫妻对拜,交换定情信物,喝交杯酒等等,是一个典型的中西合璧的婚礼仪式。仪式过程中,小楠一直端坐在轮椅上的,假腿上的黑丝袜似乎也在照射灯下闪着光芒。


    仪式结束前,小楠示意我扶她起来。她是双腿的高位截肢,安装的假腿主要还是装饰功能,有一定的行走能力,但需要拐杖的辅助。不过现在她穿着7分的高跟长靴,没有人扶实际是站不稳的。


    我扶她站立好,为了方便站到她的左侧,右手搂着她的纤腰,小楠接过主持的话筒:“谢谢大家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在这里感谢一直关心,帮助和爱护我们的人,谢谢!谢谢大家!”短短的一句话,她哽咽了两次,我们俩则鞠躬致意,我用右手撑着她,防止她摔倒。台下掌声一片,泪眼模糊的估计不止小楠父母。
    新生活


    新房是部队的军官住房,在基地家属区,两室一厅,为了方便,基地安排我们住在了一楼。祝福的人离开了,房间里到处都张贴着喜字,一派喜庆的景象。


    小楠在婚礼中换了第二套服装,是一件奶白色带紫边的旗袍,装饰得身子凸凹有致,让人看着激动。而旗袍下沿也是到膝盖,两条修长的假腿上换了双深肉色丝袜,脚上还是那双棕色长靴。我能够看出小楠劳累的样子,但都被一脸的幸福遮盖住了。我轻轻抚摸着她红扑扑的小脸,慢慢靠过去,贴到她的耳垂说“终于娶到你了”,她笑了起来,幸福兮兮的。


    她把我推到一边,然后从沙发旁的茶几上拿出一本相册,我也凑上去一起看。里面是一些小楠小时候的照片,然后也有大学毕业刚工作时候的照片,有一张是她办公室的合影,5个美女站在那里,清一色的白衣短裙,黑色丝袜和高跟长靴,很精彩的。然后后面夹着几张剪报,我翻看一下,居然是一些本地的报纸,有的标题是类似“车站惨祸”“美少女痛失双腿”等等的字样。


    我轻轻合上相册,说“咱不看了”,然后把她从轮椅上抱了起来,她很轻,大概也就六十来斤,比我们训练用的杠铃差远了。我用脚捅开卧室的门,把她缓缓放在了床上,我能够感觉到她的紧张,也感觉了自己的急迫,飞速地解开了她的衣服。在脱她的靴子的时候很费劲,假腿和假脚的连接可不像真的那样灵活,我扳了半天,居然没有脱下来。

    小楠躺在床边上哈哈的乐起来,说:“刚才换袜子,我表妹也鼓捣了好一会儿呢,有个位置的……”。我继续鼓捣,然后她又笑起来,看到我有点儿恼了,她突然支起身子,用手指戳了我的脑门一下“傻瓜,你忘了我跟别人是不一样的吗!我不用脱鞋的啊……”。她支撑着坐在了床边,双手从旗袍边下伸到左边的大腿里面,使劲拽了两把,然后卷下了丝袜,还有肉色的装饰袜,又拽了一下一个阀门一样的东西,然后在膝盖上方抱住左腿,使劲向前一推,这条漂亮的假腿就卸下来了,这么诱人的一个东西,然后是右腿。我看着她把两条腿摆在床边,顿时又像初次见到她的断腿那次一样,一种激情传遍我的全身,忍不住了直接扑到了她的身上……


    小楠恢复了原先的漂亮和自信,基地领导照顾军属,让她在基地俱乐部从事一份文职的工作,主要管理基地后勤相关方面的文书编制和存档,与那些后勤军官和军嫂们打交道,大家都是直来直去,开朗的人,甚至所有人都忽略了小楠那明显的残疾,而小楠也不必忌讳每天穿着假腿了。

    后来在基地俱乐部的海滩上,我看到小楠也和其他家属一起参加了沙滩球类比赛和游泳活动。穿着淡蓝色比基尼泳装的她与别人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残断的双腿沾满了细沙,随着她的动作和笑声,微微地一张一合……
    而我津津有味地看着这一切,感慨我和小楠的幸福生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1-10 08:02: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口圭~~~~又看到了篇不錯的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抛锚 成长值: 482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7-12-19 22:24
  •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转发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抛锚 成长值: 411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7:27
  •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dak,ye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注册送体验金,白菜送彩金网站大全,送彩金的娱乐平台|慕残文学网  

    GMT+8, 2018-2-19 12:03 , Processed in 1.218750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