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慕残交友聊天

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白菜送彩金网站大全: 截肢 轮椅 儿麻 文章
查看: 22210|回复: 149

[文章正在更新中] (7月13日更新125楼)《水蓝色的康复师》第九章第十三回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16
  • 发表于 2016-5-13 17:3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慕残视频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各类残疾人视频天天更新

    主要视频:截肢类型,儿麻类型,轮椅类型

    慕残视频网:www.mucanshipin.com

    本帖最后由 虎哦我去 于 2016-7-22 17:37 编辑

    第十九回
    “说实话,我一直是讨厌你这种用情不专的人的!可是,你又真的不同……”
    “有什么不同呢?我不知道。不是因为你长得特别帅,虽然你比我见过的男生都要帅……很多!”
    “可能,是你周围那些女生看你的眼神,和她们之间的眼神。那么毫无芥蒂,又不含杂质,让我动容。”
    “没有理由,竟会让我有了不由自主的认同感。”
    “不过,很奇怪!为什么,你身边但凡喜欢你的女生,都会……瘫痪?这种巧合,未免太……恐怖了!”
    “幸好!幸好!幸好……我没有……对!我没有!我确定……”
    “NONONO!我一定是疯了!”
    ——言语晴


    内山雪默默地滑着轮椅,在东研所里倒并不显眼。直到她无声无息地来到职员通道,在那里她见到了两个弟弟。
    “姐……”诚和博都不禁失声痛哭,恍若隔世。
    “快……快带我走!”内山雪却出奇地冷静,虽然泪水根本停不下来。因为她心中依旧十分的惊恐和不安。
    “嗯嗯……”内山诚赶紧推起姐姐的轮椅,往预先设计好的路线逃去。
    随着离出口的距离越来越近,内山雪心中的不安却愈发明显——实在太顺利了!
    她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逃了出来。这显然并不合理,不过她顾不了那么许多。
    逃!就是她此刻全部的想法!
    “砰——!”
    突兀地枪声,仿佛晴天霹雳,吓得本就心虚地三人瞬间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但是本能的,他们又都不由自主地将头转向了枪声的方位——楼上。
    “是角田勇!”内山诚眼尖地看到了站在三楼走廊上的角田勇。
    “天呐……是他……”内山雪捂住嘴惊呼道。
    “快……快走!”内山博反应过来,欲夺路而逃。
    “不——!”内山雪狠狠地拽住了弟弟的手臂喊道。
    原来内山雪的视线并未在角田勇身上,而是那个站在角田勇对面,被角田勇拿枪指着的男人。
    那个令她魂牵梦萦的男人,那个改变她一生的男人,那个叫她爱进骨血、病入膏肓的男人——樊穆宇!
    内山雪狠狠地掐着自己的虎口,不让自己因为太过激动而昏厥,而此刻她的心脏已经几乎要跳出她的胸腔了。
    “你……你终于还是来了!”内山雪感觉自己的脑子嗡嗡作响,这分明是脑缺氧的症状。她下意识地取下了脸上的口罩,露出苍白绝美的容颜。
    “姐……”内山博生怕角田勇会发现他们,可是姐姐几欲崩溃的神情却叫他不敢造次。
    “快……快点……”内山雪已经激动得不能自抑,严重的窒息感叫她难以成言。
    “还不走!”内山诚见哥哥一动不动,着了急,大声吼道。
    “不!我……我要上去!快!”内山雪几乎是挣扎着说道。
    “纳尼?!”诚和博当时都震惊了。


    数分钟前……
    言语晴跟着樊穆宇冲上了3楼,一头跑出楼梯间的她只觉得眼前一黑,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哎呦!你干嘛站在……樊穆宇是你!你你……”
    “你!你跟来做什么?赶快走!”樊穆宇并未回头,只是严厉地呵斥道。
    “你!……”言语晴好久没被樊穆宇用这样的口气呵斥了,现在突然被吼,俏脸一红几乎憋出眼泪来。
    可就在此时,一声闷雷似的怒呵在前方炸响——
    “早く答えろ!(你TMD快说!)”竟然是一句日语。
    “诶!?”言语晴顾不得心中的万般委屈,从樊穆宇身后探出头,想瞧瞧是什么人。
    “别看!快走!”樊穆宇却突然反手拦住她,低吼道,那声音就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了。
    “额!枪……”言语晴虽被樊穆宇巨大的力道挡回来,没能看清是什么人,可她却清清楚楚地看见那人手中的东西——一把手枪!
    “雪がどこだ?早く答えろ、てめえ!(雪在哪儿?快回答我,你TMD!)”那人显然没有太多的耐性,也不管樊穆宇能不能听懂自顾自地狂叫着。
    “Yuki!?……”言语晴娇躯一震,她从吉娜她们那儿听说过关于“雪”的事情。
    “你赶快跑,我会挡着你的!”樊穆宇仍极为冷静地说道。很难理解他这种优柔寡断的人,每每在面对危机的时刻反而越发能冷静思考。
    “可是……”言语晴想说,我的脚都软了,怎么跑?可她的手已经紧紧扯住了樊穆宇的衣角,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果敢和勇气给了言语晴安全感,她果断地躲在了樊穆宇的背后。
    “そうか、俺の話が分からないのか!(对哦!你听不懂我说的话!)”持枪男子慢慢从暴怒中清醒下来,他举着枪边说边走向二人。
    “他他……他是谁啊?”言语晴忍不住哆嗦着问道,她还没看清那人的模样,她心中的疑问何止这一个。
    “我也不知道!”樊穆宇淡定地摇摇头道:
    “但是他似乎认识我,还有……”他分明认内山雪!而“雪がどこだ?”这种程度的日语,他也能听懂。
    这就是他看见陌生人手中黑洞洞的枪管,也没有逃走的原因。
    “野郎!又、別の女をやってるのか?(混蛋!又勾搭上别的女人了?)”
    “他在说什么?”樊穆宇头也不回地小声问道,他紧紧盯着角田勇手里的枪,一旦发现有任何异常的动作,他就打算不顾一切的反抗。毕竟言语晴是完全无辜的,他决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额……没没什么!”言语晴脸上一红,答道。
    “お前、日本語が分かったの?その女!(你懂日语?那个女的,说你呢!)”角田勇冲着言语晴问道。
    “你……你不能把枪放下再说话吗?”言语晴偷偷瞟了角田勇一眼,看见枪口吓得缩了回去。然后,颤抖地说道。
    “ハハ……怖いですか?こうにしたら?(哈哈……你害怕吗?那这样呢?)”角田勇露出了变态的嘴脸,笑道。
    说完,只见他突然抬起手,“砰!”地开枪了。——这就是内山雪听到的那声。
    “哈哈哈……”角田勇见到樊穆宇二人吓得直哆嗦,笑得更加放肆。
    “あの……貴方は早く逃げた方が良いと思うよ!先、あの銃声は警察も驚かせたでしょうね!きっと!(额……你还是赶快把逃跑会比较好!我想,刚刚的枪声一定惊动警察了吧!”言语晴倒也是个不怕死的主儿,竟哆哆嗦嗦地劝说起角田勇来。只是,始终把头藏在樊穆宇背后,不敢冒出来。
    “何だと?バカ女!殺してやるよ!(你说什么?你这个BZ!信不信老子杀了你!)”角田勇被女人教训,自然气不打一处来,一声吼罢,“砰!”得朝天又开了一枪。
    “呜呜……”言语晴还是被吓哭了。
    樊穆宇耳朵直被震得嗡嗡作响,不过他却已经彻底冷静下来,言语晴的哭泣也激发了他男人的保护欲。待到角田勇不再笑了,他便开口道:
    “小言你帮我翻译。我知道你是谁!”
    “呜……”言语晴吸了吸鼻子,带着哭腔给樊穆宇翻译着。(此后翻译日语部分省略)
    “哼哼……”角田勇没有开口,而是一脸不屑地盯着樊穆宇。仿佛在他看来,刚刚在这种公共场合开两枪,也只是一件极稀松平常的事情。
    “是你,在德国柏林的弗里德里希广场,袭击了我,绑架了小雪!”樊穆宇丝毫不惧怕角田勇凶恶的目光,说道。
    “哼哼……继续!”角田勇既不认同也不阻止。
    “其实当初还在德国,我就怀疑我们有被人跟踪。不过,以正常人的思维方式来看,都不可能想到真的有人跟踪自己吧!又不是拍电视剧!
    “呵呵……”说着说着,樊穆宇似乎想起了与内山雪在德国的种种,那如梦如幻的数日,牵绊他一生的伊人,如今却在何方?
    平复了一下情绪,他才接着道:
    “那辆GTR应该是你的吧?那间叫‘権’的日本料理店,也应该跟你有着某种关联吧!否则,它不会在之后无缘无故的消失。”
    “哼……”角田勇依旧不置可否。他只是饶有兴致的听着,时而低头摸摸手里的枪,眼中闪烁着变态而凶残的光芒。
    “呵呵……是我自己太天真,把事情看得太简单!竟没有去问小雪,她的手术是在哪里做的?这种手术,岂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做的!”其实,樊穆宇曾经问过内山雪“你是怎么做到的?”,只不过内山雪准备给他解释的时候,他却睡着了。而现在,他更像是在自问自责,自言自语着:
    “如果……”樊穆宇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变得通红,但他死死地忍住不让眼泪流下。他现在不可以示弱,他继续道:
    “或许没有什么如果!就算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忽略掉那些。我在乎的,只是她的人……”
    “好了!你TM还真是够啰嗦的!你猜的都没错!都是我干的!只不过,你即便猜到又能怎么样呢?就像现在,我拿枪指着你,你咬我啊!”角田勇似乎受不了樊穆宇的磨磨唧唧了,打断道。
    “我不是狗,我不会咬你!但是我还没有说完。”樊穆宇知道,他现在最需要做的,也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拖延时间。
    “纳尼……”角田勇当时就惊呆了。
    “你刚刚问我小雪在哪儿?也就是说……难道……小雪逃走了?”樊穆宇心里其实早已这样设想着——这个人也在找内山雪。
    “你说什么?小雪没跟你在一起?”角田勇不置信地喊道,眼中同时涌出浓浓的杀意。
    “哼哼……,那就太好了……”这下轮到樊穆宇冷笑了。他其实知道这句话一定会激怒对方,但是他却无法控制要问的冲动,他太想知道内山雪消息了。
    “你TMD敢唬弄劳资!”角田勇猛然逼近,把枪口抵在了樊穆宇的脑门上喝道。
    樊穆宇只能听天由命地闭上了双眼。
    “不要啊——!”
    “不要啊——!”
    女孩子的尖叫声,显得既突兀,又理所应当。但是,声音却有两个。
    一个是樊穆宇背后言语晴的声音。而另一个,来自樊穆宇身后楼梯间的方位。
    “雪……”樊穆宇的身躯狠狠地一震,不顾头上的枪管,回头寻找声音的方向。因为,这声音竟如此熟悉。
    而那只握枪的手,也明显变得僵硬了。
    就连被吓坏的言语晴,也禁不住转头瞧去。
    只见从楼梯间的阴影里,走出了一个男子,他身上驮着一个女孩,此时正泣不成声。
    “宇……真的是你吗……”女孩的目光只能停在樊穆宇的视线上,
    “……”樊穆宇的眼睛也紧紧缠住了女孩的目光,但这一刻他竟然不能言语。
    ……
    从二人初见时……内山雪的主动……
    “你好!我叫内山雪,是日本人!……你呢?”
    “诶!我叫樊穆宇,中国人。”
    ……
    后来……樊穆宇的妥协与决绝……
    “樊穆宇……我喜欢你!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额……我不是好男生,你要想清楚。”
    “我早就想清楚了!不管怎样,我还是喜欢你,请跟我交往吧!”
    “哼哼……好吧……”
    ……
    “哈哈啊……你为什么叫人家脚不动,又摸人家脚!人家好怕痒……呀哈哈……”
    “要是没感觉就好了……”
    “哈哈……没什么?……我没听清……哈哈……”
    “呼……那算了吧……”
    “你……你怎么啦?”
    “要不……我们还是分手吧!”
    “诶!!你……你说什么?”
    “你真是个好女孩儿!可是,我们……其实不合适的……”
    “讨厌!我不喜欢开这种玩笑!”
    “……”
    “哼哼……我没有开玩笑。”
    “为什么?我不要!”
    “……有些事情,你不会明白的……”
    “那你告诉我啊!”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再见!”
    “你……你别走,樊穆宇!呜呜呜……”
    ……
    再后来……内山雪的觉悟与疯狂……
    “……等着我!等我变成你爱的模样!”


    “雪儿,从这一刻开始,我......我要好好待你......”
    “什......什么?你说......什么?”
    “我们,在一起吧!”
    ……


    “宇……真的是你吗……”
    “雪我好想你……”
    “你怎么这么傻呀,呜呜……”
    “对不起我来晚了……”
    “不……你不该来的……”
    “我……”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6 小时前
  • 发表于 2016-5-13 17:53:57 | 显示全部楼层
    热烈欢迎虎大大回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抛锚 成长值: 193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3-17 22:23
  • 发表于 2016-5-13 21:54: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回可以拍电影了 回忆杀太感人了
    结局能不能不要悲剧TA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抛锚 成长值: 193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3-17 22:23
  • 发表于 2016-5-13 21: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passwordman 发表于 2016-5-13 21:54
    这一回可以拍电影了 回忆杀太感人了
    结局能不能不要悲剧TAT

    现在看到GTR就想刷弹射起步23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抛锚 成长值: 785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4-9 16:24
  • 发表于 2016-5-13 22:25: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想说一句,我的天呐,虎大归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16
  •  楼主| 发表于 2016-5-14 13: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虎哦我去 于 2016-5-17 21:02 编辑

    第二十回
    “够——了!”“呯——!”角田勇的怒吼和枪声强行打断了他们。
    “宇!你你……你受伤了吗?”内山雪惊恐地大叫道,她生怕角田勇向樊穆宇开了枪。
    “……没没……”樊穆宇显然也被吓到,
    “哈哈哈哈……”角田勇突然单手捂脸大笑起来,喝到:
    “你们当我是死的是吧!”
    “角田君,求求你放过我吧!呜呜……”内山雪一边挣扎着从弟弟背上下来,趴在地上哀求道。
    “不——!”角田勇歇斯底里地大叫着,缓缓靠近内山雪并蹲在她面前。
    “呜呜……”内山雪吓得浑身发抖,闭着眼不敢做声。
    “你休想!除非我死!或者……你死!”角田勇狠狠的说着,最后竟将枪口抵在了内山雪的头上。
    突然,樊穆宇却做了个“作死”的动作——他居然伸手抓住了角田勇的枪,将枪口对向了自己。
    “你……这个杂碎!有种……有种你冲我来!”樊穆宇不知从哪里来的胆量道。
    “宇!?”
    “OMG!你疯了吗?”
    “诶?”角田勇倒是一愣神,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然后竟呵呵笑道:
    “我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你也算有种,是个男人!”
    樊穆宇的身体其实还在不由自主的抖着,但他水蓝色的眼眸却一瞬不转地直视着角田勇的眼睛。
    他的身高比角田勇高出近一头,这样居高临下的,竟有种莫名的“威武”。
    “他在说什么?”樊穆宇问道。
    “啊……啊?”言语晴早就吓得半天不敢出声了,这时被樊穆宇一叫才惊醒过来,哆嗦道:
    “他……他好像说‘你是个男人!’……”
    “呵呵……,那你告诉他,如果他也是个男人的话,就不要为难女人,有意思吗?”樊穆宇似乎已经完全冷静下来,身体不再颤抖,眼神充满坚毅和嘲讽。
    言语晴几乎加没有任何水分的,翻译了樊穆宇的原话给角田勇。她缩在樊穆宇“伟岸”的背后,那一刻她无疑是对他倾倒的。正因如此,她竟不害怕了。
    “哦……,哈哈哈……”角田勇似乎又一次被樊穆宇逗乐了,他忍不住仰头大笑起来。
    就在此刻,樊穆宇却突然“发难”了。
    他似乎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
    就在角田勇笑得有点“花枝乱颤”,精神稍一恍惚的档口。
    樊穆宇居然动手了!
    他此刻与角田勇近在咫尺,而且他的一只手还抓在枪上。从刚才他就在设计了,他等的就是角田勇这一刻的松懈。
    只见他,把角田勇抓枪的手猛然举到天上,同时一低头狠狠撞向了他的头。
    “咚!”的一声闷响,樊穆宇的额头顶中了角田勇的鼻子。
    “额啊!”角田勇惨叫一声,仰面摔倒。
    所谓“有心算无心”,这一下“偷袭”把全无防备的角田勇撞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瞬间鼻血、眼泪就流了一脸。
    樊穆宇死死缠住角田勇抓枪的手,让枪口始终对着天。膝盖跪在角田勇的胸口,让他难以挣扎起身。
    角田勇万万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被一个看似文弱的男人,一击中的,几乎一瞬间就失去了战斗力。他觉得自己的鼻骨可能断了,否则他不会这么难受,泪水狂喷,眼睛根本睁不开。而他胸口被内山雪刺伤的地方也被樊穆宇的膝盖顶得再次崩裂,鲜血直流。
    “砰!砰!砰……”角田勇下意识地就扣动了枪的扳机,朝天一通乱射,很快就打光了子弹。
    樊穆宇趁机打落了角田勇的手枪,并把他的双手死死钳住。
    “额额……”而角田勇此时似乎也放弃了挣扎,任由樊穆宇制住自己,躺在地上不停喘气、呻吟。
    这一切也就发生在几秒钟内,可谓在“电光火石”之间,刚刚还拿着枪耀武扬威的角田勇,就被樊穆宇摁倒在地,还夺了枪,完全制服了!
    所有人都傻了。
    包括樊穆宇自己。他死死地“骑”在角田勇身上,好像也不太确定这样就成功了。
    不过,他还是最快回过神来。见其他都瞪着眼睛一动不动,急得大叫道:
    “你们怎么还在?还不赶快跑!快去报警啊!”
    “哦哦……”早已吓得失去思考能力的言语晴,赶紧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爬起来。
    内山博和内山诚也跑过来去抱地上的内山雪。
    “我不走!”内山雪却大声喊道:
    “我不走!我死也不走!呜呜……”她太苦了,她再也不想离开樊穆宇了。
    “哼哼……!跑?你们谁也别想……”角田勇的声音却阴森地传来。
    “咚!”又一声撞击。樊穆宇不知哪来的戾气,竟二话不说又是一头顶在了角田勇的脸上,这次不只是鼻子,连门牙都崩掉了半颗。
    “去你MD!给LZ闭嘴!”樊穆宇咬着牙叱道。
    “嗷呜……”角田勇疼得几欲昏厥,浑身抽搐发抖,再不敢出声。
    “雪!”樊穆宇索性扔开角田勇,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内山雪。
    “宇!”内山雪也“嘤咛”一声狠狠回抱住樊穆宇,长久以来的思念和委屈终于喷涌而出。
    “我早就应该来日本找你的,我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竟没想到,你会在高跟鞋里给我留线索。”
    “宇,我好想你!我以为……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
    “我也是,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了!”
    “……喂!至于吗?你们俩……现在可不是卿卿我我的时候啊!”这样的花式虐狗,一旁的言语晴完全看不下去了。不过她的眼中也隐约有泪光闪动。
    “好!我们一起走!”樊穆宇仍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他顺势就打横抱起了泣不成声的内山雪。
    “雪……”角田勇拼命地睁开眼睛,满嘴血腥地喊道。
    “等一下!”内山雪居然突然清醒过来,叫住了樊穆宇。她在樊穆宇怀里,抱歉地用头蹭了蹭樊穆宇的脸,才吃力地回过头,对着角田勇道:
    “角田君,求你放过我吧!我跟你从来不在一个世界里!早妃才是你应该珍惜的人。……走吧,宇!”
    “不……不——!”角田勇挣扎着爬起来,但是一个趔趄又坐到地上,急得大喊道。
    樊穆宇只恨不得背生双翼,立即逃走。
    可是,他抱着内山雪刚到楼梯间,却看见内山雪的两个弟弟和言语晴正从里面慢慢倒退出来。
    而跟在他们后面的,是另一只黑洞洞的枪,和两个黑衣人——角田勇的保镖。
    “勇少爷!你怎么了?”其中一个远远看见坐在地上满脸鲜血的角田勇,吓得不轻,赶紧冲了过去。
    “额……,滚开!”角田勇推开试图扶他的保镖,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樊穆宇抱着内山雪看着角田勇的行动,言语晴和内山诚、内山博也是吓得噤若寒蝉。
    只见角田勇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他狠狠地吐出一口血沫。向身边的保镖伸出手,冷冷道:
    “把枪给我!”
    这一句仿佛死神的丧钟一般,让刚刚看到一丝生机的樊穆宇诸人,瞬间堕入深渊。
    (第八章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成长值: 190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3 小时前
  • 发表于 2016-5-14 15: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热烈欢迎楼主归来:lo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成长值: 1146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5-14 20: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お久しぶり、頑張って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6 小时前
  • 发表于 2016-5-15 10: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能弱弱的问一句:今天还有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16
  •  楼主| 发表于 2016-5-16 08: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旗2014 发表于 2016-5-15 10:11
    我能弱弱的问一句:今天还有么?

    等着,今天会有的!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注册送体验金,白菜送彩金网站大全,送彩金的娱乐平台|慕残文学网  

    GMT+8, 2018-4-25 10:57 , Processed in 1.234367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