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慕残交友聊天

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白菜送彩金网站大全: 截肢 轮椅 儿麻 文章
查看: 1134|回复: 5

翎萍的故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2-11 00:13
  • 发表于 2018-2-11 00:34: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慕残视频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各类残疾人视频天天更新

    主要视频:截肢类型,儿麻类型,轮椅类型

    慕残视频网:www.mucanshipin.com

    我叫小溪,我出生在武汉汉口区长江路,如果我有四肢我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首先是脸蛋是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身高大概应该有170厘米高(医生从我的骨骼推断我可以长到这个高度),三围也一定是非常符合美女的要求。但是我现在是一个没有四肢的女孩。我今年18岁。我生下来并不是这样,而且我也不是因为车祸或生病变成这样的,我成为这样是选择了另一种方法,我是因为环境的影响成为这样的。我觉得有必要把我所经过的这一切完全彻底告诉大家,对于那些想截肢的截肢者装扮者或许有些帮助。
    <翎萍的故事2>
    他在单子上写下21岁“真的?说实话”
    “16岁”我迅速回答“明年2月17岁”
    “哦,非常年轻,你是否认识到了你将用这样的状况生活60年,这可不是一个短时间。”`
    “我知道”我坚定的说。
    “那好”然后他问我们编造的故事,我们告诉了他。他非常喜欢我们的故事,然后他要我脱下我的内衣全身裸体,他需要给我一些检查,然后给我拍了照片。之后他在我的手臂上用笔做了一个记号。“
    如果你想要用假肢,这个长度是最短的。你的残肢大概需要8到10厘米,这样好吗?”
    “太好了”我笑着回答。
    “那好,我们定下来在12月初做手术,12月6号如何?”
    “好”,枫和我同声回到。“那再见。”
    枫和医生握手,当医生和我握手的时候他给我说,“要清楚了解你所需要的结果的严重性,一旦我们做了就无法挽回,一旦肢体离开了就真的离开了,不能用东西把他们粘回去,你要知道这些,懂吗?”
    “我完全了解”
    “那好,不过你可以在这件事实施之前任何时间改变你的想法。”
    “好,谢谢你。再见”
    我们离开了诊所乘出租车回到酒店,路上雪下得很大。路上我们没有说话,只是把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我们又有了一个温馨的夜晚,我们外出吃饭,在回酒店的路上,枫把我带到一个寂静的公园树林里,我们有了一次在雪地做爱的经历。这种经历我可以告诉大家,感觉是如此的好而且与过去没有一点相同我不只来了一次,我更喜欢第二次的过程。天气太冷,在回到房间之前我感觉不到我的手和脚的存在。那个晚上,枫要求我把他的肢体“截肢”以便让他也感受一下这种经历。我做了,虽然我非常嫉妒他的样子,但是那个晚上我们确确实实非常好玩。第二天我们 返回北京。北京下着冬天少有的小雨。在机场高速公路上一个桑塔那2000撞在了立交桥的桥墩上车毁了。在经过出事车辆的时候我开玩笑的说我们也可以来制造一个车祸,来达到我们的目的,而且不用花他那么多钱。他没有一点感激的表情“恐怕我不能完成”。
    “做这个手术多少钱?”我问他。
    “这个不用管,算是我给你的新年礼物”
    “好吧”。我知道我不可能从他那里得到这个答案。因为钱涉及到他的个人私事,我不想破坏我们的这种良好气氛。时间在一点点接近,枫和我开始为我调整一些房间的设施,但是他说他准备大量的工作在我出了“事故”后再做,要不然会让别人产生怀疑。我参加了体操训练班,以强壮我的肌肉。白天我是正常人的生活,晚上我开始作为截肢人的生活,练习用我的嘴做每一件事。我们再次飞到吉林事12月2号,吉林还下着雪。我们到了滑雪胜地——北大湖滑雪场,并尽可能多的认识人,我作为一个有自理能力的人度过了最后四天,并用我的四肢尽可能多的做事。
    6号的早上我们早早的起床了,准备妥当我再次穿上了最能配合我截肢的内衣。诊所的车来接我们,我们在滑雪场的任何人都没有起床时离开了滑雪场。
    当司机让我下车的时候我感到非常紧张,这次我们来到的是一个隐秘的私人小医院。医生在我的病房等我。“你好吗?翎萍!”
    “我很好,你呢?”
    “我还不错,谢谢你的关心。好了,我们检查一下。你还是坚持要做手术吗?”
    “是的,要不然我到这里来干什么”
    “那好,你是否在24个小时内确实没有吃东西?”
    “没有,一点都没有吃”
    “非常好,手术安排在9号手术室。为了手术顺利,护士将给你挂去你的手术区域的毛发,你不要感到不好意思。”
    “好的,请吧。如果….。我可以说一点私事吗”我看着枫,意思让他离开,他给我了一个古怪的眼神,然后笑了。“我出去办手续”说完他出去了。
    “什么事,翎萍”医生问我
    “我想你在手术的时候能否帮我做点其他事情?”
    “那要看是什么事情了,还要看我会不会做”
    “我想给枫一个惊喜,我不知道你是否可以把我阴唇和腋下的毛永远去掉?永远不再长。”
    “可以,我可以给你做”
    “这个需要多少钱?”
    “这个我为你免费”
    “那太感谢你了”
    “好了,还有什么事情?”我摇了摇头。“那好一会见”。
    医生走了,枫进了病房,“怎么样,一切都好吗?你一直还坚持这样做吗?如果你不愿意做我们现在就可以走”。
    “我愿意,一切都好,别担心”。
    “但是…”他还没有说出来我就给了他一个吻。
    一会护士进来了,要求我脱掉衣服,由于我的手术是一个比较大的缘故,所以在手术过程中我一直是裸体的。她用挂刀剃掉了我的毛后她离开了。一会护士又回来了“时间到了,该走了”。我吻了枫,“我爱你”我说,然后趟在活动病床上被推走了。
    “我也爱你,宝贝”他的话里有一点带哭的声音,我起身用手给他搽去了泪水,这可能是我最后一个用手给他搽眼泪了。
    “一会见”我再次躺下,然后把床单拽上来盖住我的臀部下。“下一次你只能见到这以上的部分了。”
    一个护工过来把我推进了电梯。我们从电梯下来进入了房间,房间一切都是白的。在给我全身消毒后把我推进了准备间。医生进来了,他取掉了床单,告诉我他要在手术的地方做一些标记。我想着他要做的标记而变得高兴。
    医生从口袋里取出一张我上次照的照片,然后按照照片开始做标记。标记画在我的臀部下面一点,手臂画在肩下10厘米的地方,我看到如果从腋下看过去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残臂,两边的手臂标记都是在同一个位置。医生问我,是不是对这样的未来感到高兴,我说是的。另一个家伙进来了,他自我介绍是麻醉师,他要求我翻过身来。他解释为了让我在手术过程中保持一定的清醒,他要从背部给我注射麻醉剂,注射后一会儿我就会什么也感觉不到了。我告诉他我好了,请他给我注射。我可以告诉你,注射时非常痛。
    大约半小时后麻醉师回来了,走到我的脚边“有感觉吗”。我想他可能在揉我的脚,但我感觉不到什么,“没有感觉”我回答到。
    “这里呢”
    “没有感觉”
    “这里呢”他在我的头附近说。
    “没有”
    “好了,可以给你手术了”
    我被推进了手术室。医生*过来并对我微笑,他告诉我把头转向左边,那里有一个大屏幕荧屏墙,中间的屏幕是转播手术过程的,其他的屏幕可以看到其他地方的情况。我谢过医生在屏幕中看到枫在参观室看着电视屏幕,我对他笑了笑,他挥挥手来回应我。
    “我将从你的腿开始”医生说到。
    手术从那里开始了,一直持续了几个小时,在整个过程中我一直观察着大屏幕,这真是无以言表的美妙事情,我从来没有看过。我完全能感觉到他们所做的一切,只是不觉得疼。我想我能感觉到一切,也许这些只是我的一些幻觉,我猜想我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些幻觉是如何产生的。
    手术后我看见他们推着放着我的肢体的推车走了,我对我的肢体说永别了。我被裹了起来,然后把我推倒治疗室给我注射了很多去疼药、麻醉剂和抗生素。我被推进我的病房的时枫在那里等我,吻了我,对我笑了笑。那是我记得的最后的事,大概是药性发作了,我睡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非常明亮,好几分钟我的眼睛才适应。我意识到我想拉尿,我想掀开我的床单,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感到有点恐惧,当我回忆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我感到非常高兴。我现在还能记起那种高兴的心情,我感觉到微笑出现在我的脸上。我抬起我的头看了看我的身体,我想动动我的腿,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虽然一切现象都让我感觉腿还在。我动动我的手,只看到在床单下有一点东西动了一下。我用嘴把床单往下巴推了推,我看到、了我的手臂裹着厚厚的绷带,加上绷带也只有11到12厘米(可能还没有)。我高兴得哭了。
    哭了后我才感到我需要撒尿,我叫护士,但没有人回答,我试图坐起来,但没有可能。我大声呼叫也没有人进来。很显然没有人可以进来帮助我,我只能自己撒尿了。我觉得一股热流从我身体流出,我的臀部也感到了这股热流。这样的感觉真是好极了。我躺在那里研究我身体的每一种新感觉,一直得到护士进来检查我。
    “哦,你醒了“她快活的说到。”你好“
    “好极了”我回应到,“枫在那里”
    “他在酒店”她回答到,“你熟睡了3天了,我打电话给他,告诉她你醒了。医生一会就过来。”
    “谢谢你,对不起我把自己和床单搞湿了”
    “没关系,我会把你弄干”
    她离去了,一会带了一个大筐子又回来了,并带来了一些新床单。她先把盖我的被单掀开,我暴露无贻,使得我有机会全面观察自己的新身体,她把我移到一边开始更换湿床单,我也可以看到我的新残肢,她把我移到另一边把整个湿床单取掉,并换上了新床单。然后她把我背朝上脱去了我的灯笼裤,然后把我的背开干净。布很温暖,感觉非常好。
    “你要穿哪条灯笼裤?”,她问我
    “你不要管了,让枫来给我穿”
    然后她揩我身体的其他地方,就象父母照料婴儿更换尿片一样。然后她换上了新床单。她在我的头下加了两个枕头,并在我的腋下加了两个枕头,使我能够处于半坐立状态。她给我带来早餐,但我拒绝了。说实话我非常饿了,但是我想这第一餐饭应该让枫来喂我。
    “你想看看自己吗”她问到。
    “太好了我都不能等待了”我立即回答她离开房间,几分钟回来后带来了一个镜子。她拉开被单单,这样我完全暴露,然后她把镜子放在我的前面。
    “你认为怎么样”
    “太漂亮了,我喜欢”
    此时我是裸体的,就象我是婴儿时一样,我不能做什么,我只是哭,高兴的哭,即使我现在被裹着厚厚的绷带我也非常喜欢。我注视着我的身体,摆动我的残肢,这样我可以看到残肢在动,我爱我的新身体。一会护士告诉我她要走了,她把我用被单单盖上后离开了。
    我在那里等医生的来到,摆动着我的残肢,继续关于我对于新身体的幻想。一会医生来了,他告诉我手术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2-11 00:13
  •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00:36: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和恢复等一切都很好,没有什么问题。他用最好的设备和技术使我留下的疤痕很小,稍后修复技师会来测量你的残肢,我们也可以开始我的康复训练了。我谢过他。他告诉我关于我“消失”的故事,以及找到我时我的受伤状况,已经被当地的报纸报道了,并成了这两天的热门话题。他离开时告诉我明天他会来再给我做检查。
    枫进来时和医生在病房门口见到,他们握了手,枫向他表示感谢。枫带着微笑和一束花(冬天很难买到)走了进来“嗨,我的新小QUAD感觉如何啊?”
    “太好了,你呢?”
    “非常好”,他*过来给了我一个长长的吻,当他站起来的时候拉开了我的被单,然后注视着我的新身体,我的残肢和我浑圆的臀部。
    “非常好”,他眨着眼对我说。
    护工这时推着食物车进来了,枫告诉他把食物放在桌子上。护工走后枫走到桌子边端起一个碗,坐在我的身边开始喂我。食物是我最喜欢吃的绿豆粥和小龙包子以及一些医生要求的营养食物。被喂的感觉真是感到性感,我的意思是他在每次喂我前都要逗我,喜欢看到我着急的样子。
    吃完饭他再次拉开被单。“让我好好的看看你”,他从我的肩,残臂,一直到我的臀部,他特别注意到了我的腋下和阴部没有毛。
    “有一个惊喜给你”,我笑着对他说。
    “哦,我喜欢你没有毛的样子。”
    “我想你也会喜欢。”
    然后他开始抚摩我这些部位,我开始湿了。
    “那我得好好学习给你刮毛的技巧了。”
    “不用你学习了,它们永远也不会长了,我已经在做手术时让医生彻底清楚了。”
    “太酷了。”他靠近我本该长毛的地方吻了一下,然后吻了我的私处。我的反应非常迅速。他立即停了下来,向我笑笑,并用卫生纸楷干我湿的地方,和平常一样给我穿上灯笼裤。“把我们的这种渴望储存起来吧”,他微笑的说。我眨了眨眼算是认同(不认同也没有办法啊)。然后他给我穿上兰色鸡心领的背心。下午一个带着工具的人走进病房,他自我介绍是修复技师,并揭开被单看着我的身体。
    我不知道谁告诉了他什么,但是我猜测我们在报子上的热点新闻已经告诉了他有关我的事——一个女孩没有了腿,手臂只有短短的残肢。手臂可以用假肢,但是腿多半只是装饰用途。在他给我测量的时候我和枫都明显感到不高兴,其实我和枫都希望希望保持这样——不穿假肢的样子。他测量完临走的时候给我留下了我的第一双残肢袜。
    几天后,枫推了一个医院的轮椅到病房,他告诉我一个新的轮椅已经在家里等我。然后他给我穿上修改后的衣服和一个象口袋一样的牛仔裤。枫抱我起来放到轮椅上,然后他让我出去在医院周围“走走”。一切真是太好了,只是在当他抱着从楼梯上跳下来的时候我感到有点疼,因为我还裹着绷带,因此没有穿乳罩,他跳动的时候我的乳房随着上下翻动,带动了我的臂部肌肉运动,牵扯了我的伤口。
    这一天的其他时间我们在病房聊天,看电视。晚上枫才离开,告诉我他明天一早就过来。
    第二天护士来到我得病房给我在床上洗澡,并给穿上短裤和鸡心背心,然后让护工来带我。我感觉得到在带健身房的路上他偷偷从我的衣领我裤腿处看我的身体。修复技师已经在健身房等我,他让我试穿假肢,并告诉我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也不要期望出现奇迹,因为我得情况太严重,残肢太短。
    当我回到病房的时候,枫和护士已经在等我。
    “该拆除你的绷带了”,枫一边告诉我,一边把我抱到床上。
    护士先是拆除我臂部的绷带,然后是臀部。然后她从外面推了一个镜子过来。
    “你们可以单独呆一会”,她说了一句话后离开了。
    我看到枫注视着我发呆,我咳了一声以提醒他。他推过镜子在我前面,然后让**在床头边坐起来。真是不可思意,我残肢的疤痕只是比一条线要粗一点,而且简洁,成直线状,只有3厘米。残肢是非常圆。我的臀部的疤痕要长一些但是也只是8厘米左右,更不可思意的是我的臀部竟然是那么的浑圆——我都没有想象到会这样圆,这样性感,不知道枫该有多高兴。我看了我的阴部,一点毛的痕迹都没有,非常的光滑。我把残臂展开让枫看看我的腋下,然后枫紧紧的抱着我。
    第二天我开始进行第一次水疗课程。护士很早就来了,给我穿上了比基尼泳衣让护工推我的游泳池,我感觉到护工一直在看着我。当我们到达游泳池的时候理疗医师已经等在那里。他非常帅气,185厘米高,有神的眼睛和性感的微笑。当他抱我起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他的器官硬了起来并抵着我的身体,当然我的乳头也硬了。我企求他没有主意到这一点,但是我感到我的脸肯定红了,因为他让我放松些。接触水的感觉很好,在整个过程中他始终抱着我。一切的感觉太好了,他让我做了很多锻炼,一帮助我加速恢复,我们锻炼了我的腹部,和臂部肌肉。锻炼完后,他把我楷干,在接触到我的残肢和臀部的时候我差点达到高潮。然后他推我健身房,护士已经在那里等我,给我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后,并进行陆上康复训练。一切完了后护工把我推回了病房,在病房护士脱掉我的衣服,然后给我洗了淋浴,并给我穿上新的干净衣服。 一切妥当后我几乎是立即就睡了过去,因为太累了。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枫已经在房间里了,他给我打招呼然后吻了我,并小谈了一会。一会我感到开始出汗,简直是要用很多来形容,我没有主意到是不是我以前锻炼后也这样流汗,因此我估计是今天锻炼太多了的缘故。枫把护士找来,我问她这是为什么。她告诉我所有的截肢者出汗都比没有截肢的人多,因为截肢后皮肤表面积减少,截肢越多的这个问题越严重。 原来是这样,但是我一直还不是很好。此后我们看了一会电视就睡着了。每一件事情都一点点好起来,康复是出奇的好,每次水疗也都是一次快乐的享受,我的疤痕已经褪去了颜色,变得几乎看不见了。我的残肢使用也进步很大,可以用机械手干一些很简单的事情了。枫每天来看我,在元旦快来到的时候大地覆盖上了厚厚的积雪,一切仿佛都隐藏在这白雪下面,看上去美丽极了。
    一天枫一醒就来到我这里。我告诉他在柜子里有一个包裹好着的盒子是给他的。当他打开的时候他看到是整盒成龙的DVD,他是成龙的影迷。在里面还有一个盒子,他打开发现了一个手镯,上面雕刻着“ 我最亲爱的枫,谢谢你,爱你的萍”。他猛亲了我一下,说谢谢我,问我是如何做到的。我告诉他我在来这里之前在北京就买好了,他也拿出几个盒子,告诉我是否要打开它们,我说当然要打开,一盒里面是没有开裤腿口的绣花短裤和内裤(叫口袋更好一些),一盒是无袖的上衣和两边有小口袋的内衣,我注意到这些衣服都非常适合我现在的身体条件,而且如果穿上一定非常性感,让很多人着迷。
    最后他打开一个盒子,拿出一个钻石戒子“你愿意嫁给我吗”他羞涩的问我。
    当然愿意,我的意思是我对他的爱是你们都无法想象的,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会结婚。我沉寂了一会然后哭了起来。
    “我愿意,我爱你!”
    枫吻我,然后他也哭了。
    “我如何戴戒子?”我问。
    “欧,是这样”,他回应,然后打开另一个盒子,取出一个金项链。
    那一天我们一直呆在一起,他喂我为元旦节专门购买的食品,并且看了电视。自始自终他都抱着我,我整天也只穿了内衣。新年医院开了一个大型晚会,枫给我买了晚会服装,并给我化了妆,整个晚上都是非常高兴。我见到了其他病人,一些是截肢的,一些是来整形的,一些是车祸的无辜者。告诉我你不能告诉他们你的真实情况,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有一个“故事”,也许他们在想我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病人。
    新年后的一天,我刚接受水疗回来,我听到很多叫声和医院到处都是忙乱的声音。枫跑进来,看上去非常慌张,他开始把我的东西塞进包里。一个护士跑进来,把我的截肢发在床上然后说了声再见就跑了。
    “我们去那里?”我说。
    枫不停收拾东西。
    “枫,”我叫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协助丐帮制造残疾人的案子涉及到了这个医院,他们掌握了医生的证据,如果我们不离开这里他们会逮捕我们”
    “他们是谁?”
    “执法部门,现在警察就在楼下。他们已经逮捕了医生和几个护士,一个DAK妇女和她的丈夫也被逮捕了。”
    “该死”我不知道如何对付这样的事情。“康复这边现在如何?”
    “马上也要查过来了。”
    枫把我从轮椅上抱起,抓起包跑到紧急出口,在那里人在向到处奔跑。我们来到消防楼梯口,枫用床单把我绑在背上,跑下楼梯,飞快跑到一个隐蔽角落的出口跑出了医院。真是难以描述的冷,吉林的元旦白天在零下20多度,而此时我只穿了一个比基尼和一层薄波的床单。我们穿过树林跑到马路边,枫拦住了一辆小车,把我放到冰冷的地上(我被床单包着,别人以为是行李),然后把行李放到后备
    厢,最后打开车门坐在了后牌座位上,然后脱下他的棉衣(来吉林时买的)把我裹了起来。“对不起”他说“能动动吗”。一个小时后我们的到了宾馆,他飞快的从后备厢取出行李,告诉门童送到我们
    房间,然后用棉大衣裹着我飞快的跑进房间。
    回到房间他飞快的给我暖和,然后收拾自己的行李,他告诉我,我们要立即走,因为说不定警察会到宾馆来检查。
    退完房,我们立即叫了一个出租直接到长春,然后包了一个T60次特快的软卧包厢,在黑夜中在没有人察觉的情况下登上了火车。
    早上7点我们到达北京站,然后坐上出租回郊区的家。路上出租车司机看到我是一个没有四肢的漂亮女孩感到非常震惊,他几次转过头来看我,并借故停了几次车(一边好看我),我估计他也是一个慕残者。
    到达家的感觉非常好。枫给家做了一些变化,以便更适合我。他把我放到沙发上然后到里屋推出了一个紫红色轻便轮椅。
    “太好了”,我说,给他以微笑,“谢谢你。”
    他把我放到轮椅中然后推我到各个房间看看发生的变化,台阶变成了斜坡,灯开关是很大的按钮,这样我可以用头去开关灯,但是在我自己能够用轮椅之前我还不能用这些开关。他推我到我原来的房间,里面有一个类似健身器材的东西,悬挂在轨道上,轨道布置到了很多地方,这是什么”我向这个东西指指。
    “哦,让我演示给你看。”
    他把我的装饰下肢放到上面,然后把我放到假肢的接受腔里面,扣好皮带。然后按动电钮,那个装置提升了起来,仿佛是我站了起来,然后这个装置按照轨道动了起来,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2-11 00:13
  •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00:37: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就象我在走路。
    “你喜欢这个吗”当我转完第一圈后他问我。
    “很好,”我踹气的说,“但是你可以停下来了,我有点累,而且出汗了,我们可以另外找时间再用。”
    枫抱我下来放到轮椅中,并解开我的装饰假肢,推我到会客室,打开电视然后他去给我们做饭。
    晚上枫和我谈以后我们如何过。枫想不用请护士而自己照顾我。我不同意,因为我想这些对枫来说也不是很容易的事,但是枫不同意。然后我们到卧室开始我成为QUAD后的第一次性经历,这种愉快的过程是我过去从来也无法想象到的。我们来了一次又一次,枫也非常喜欢这样。我是如此的热和很多的出汗。完成了这美妙的一切后,枫用毛巾楷干我的汗水,随后我在他的怀抱中睡着了。
    此后的几个月,我和枫找到了很多种使用我的新身体来使我们达到高潮的方法,很多方法是只有我这样的身体才可能达到的。枫雇了一个职业康复医生来继续我的功能康复,不断的康复保持了我们永不间断的高潮。
    生活是那么的丰富,枫非常乐意让他的朋友来看我,特别是他的那些看到过我行乞的朋友觉得非常对不起我,因为当初他们没有给我更多的帮助。他们常常问我们真个事情的发生经过,他们对我们的故事深信不疑。但是每当这个时候我总觉得又、有负罪感。我甚至开始通过电话和我的一些老朋友练习,但是我从来没有告诉我现在的情况。我甚至打电话到我家派出所的警察,他告诉我我的母亲身体已经恢复,我的妹妹和父亲都很好,他们为了找我花费了不少心血和经历,我问了很多其他的事情但是没有问我叔叔的事情——我知道他又离婚了,而且现在很凄惨——真是罪有应得。 警官让我告诉电话号码和地址,以便有时间我的父母来看我,但是我把电话放下了。
    枫非常愿意带我出去,他愿意让我在外人面前展示自己。枫越来越迷人,越来越吸引我。一天枫的公司来电话,有财务方面的事情需要处理,枫临走时告诉我,大约4个小时就回来,但是当他处理完工作后已经是12个小时以后,我不仅饿,而且把尿撒在了尿片(如果枫出去办事都给我穿尿不湿)里且把自己弄得很湿(因为撒了好几次尿)。枫感到非常内疚,先给我洗了澡,然后给我喂饭。之后我们讨论了很久,为了枫能好好工作,同时也为了我不寂寞,我们同意请一个护士。
    我们在一个大医院请了一个办了退休手续的老护士——杨护士,她有20多年的护理截肢人士的经验,而且自己的家里不需要她照顾。她搬到了我们家里住,白天她照顾我,帮助我锻炼(保持漂亮的体形),晚上她把我还给枫。
    杨护士的工作非常出色,总是在我想什么的时候给我提供帮助。在我截肢的第二个冬季我和枫以及杨护士一起到三亚度假,这个假期是非常愉快,你都无法想象当一个没有四肢的漂亮女人出现在海滩和游泳池时那些男人的眼光是什么样的。一个假期的阳光浴已经使我的疤痕完全消失了在度假的时候我们讨论了我们的婚期,我们决定在200x年10月结婚。在无人的时候我感到我是非常不幸,但是我又是非常幸运的,我不仅实现了极其残酷的梦想,同时也找到了我爱的和爱我的人。我的下一个梦想是非枫生一个和我一样漂亮的女儿和一个象他一样潇洒的儿子,在我的小孩能够走路的时候,也许我会去做最后一次手术,把我的双臂从肩关节处截肢,因为成为一个完全的QUAD(DHD、DSD)是枫最大的愿望,我一定要满足他这个愿望。同时我也期待再次截肢给我带来的新的兴奋和幻想。
    现在我和枫以及杨护士都在北京,枫在为我们的婚礼做准备,估计会有200多人参加。在我的故事要结束的时候我要给我的姐妹们一些忠告:如果你是一个想成为截肢者的人或你已经因为其他原因失去了一些肢体,你最好去找慕残者,因为只有他们才懂得欣赏你们的残肢和残缺的身体,也只有他们会真正的爱你。不管他们是先爱你还是先爱你的残肢,但是他们对你的爱是真心和真诚的。枫就是这样的一个最好的例子。也许慕残者很难找到,因为就是遇到了你也不一定能看出来,但是你可以到那些慕残者的网站起看看,那里一定会有你需要的人选。枫告诉我中文的《截肢妹妹》网站就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最后一句,千万不要因为担心慕残者只爱你们的残肢而失去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爱情。
    非常感谢大家读我我的简单经历,我希望我的经历对所有人都有启迪和帮助。我们结婚的时候我会让枫在网站上发布通知,希望大家到时都能来参加。谢谢大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成长值: 630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4 小时前
  • 发表于 2018-2-11 07: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还有截肢妹妹这个网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中间删了老长一段  截肢前的全给跳过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英文十几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注册送体验金,白菜送彩金网站大全,送彩金的娱乐平台|慕残文学网  

    GMT+8, 2018-2-19 11:28 , Processed in 1.312500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